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养生

模式不要紧只要主意真一个BBS草根站长的

2019-03-07 20:37:10

模式不要紧,只要主意真:一个BBS草根站长的传奇 沪江的成功因素主要有两点:一是创业基因:一直以用户的诉求为方向;二是其不可克隆性:阿诺和沪江入市早,并早早确立了品牌效应。在没有突出商业模式创新的条件下,也取得了可观的成功。

沪江诞生于2001年,并于06年下半年开始企业化运营,是国内早的互联原创教学数字平台,专注于互联教育学习市场,致力于为国内外上亿学习者、教育者提供有效的络互动学习平台和全面的学习资讯等服务。在短短的十年当中,沪江从8万元起家,成为已经拥有2亿用户,千万会员,市值10亿以上的知名大型互联企业,是国内规模的学习门户站。

沪江的成功因素主要有两点:一是创业基因:十年前沪江只是一个校外英语学习的BBS,创始人阿诺是一个十足的草根站长。这种不紧不慢,让一个“典型看不出商业模式”的企业,一直以用户的诉求为方向,在十年里积累了良好的用户口碑和让投资人看好的用户粘度。二是其不可克隆性:如今线上外语培训也是多如牛毛,阿诺和沪江入市早,并早早确立了品牌效应。在没有突出商业模式创新的条件下,也取得了可观的成功。

阿诺谈创业经的视频在上广为流布,镜头前的他眼神清亮,说话语速很快,精干商人的利落外表之下,还可听出长期操习英语的底子。从一个英语专业毕业生,到开发出全国的线上外语学习平台,在熟悉他的人看来,他显眼的变化,仅仅是发际线后退了一圈。

2009年,公司搬进浦东软件园,占据了主楼浦软大厦的半个楼面。三年多的时间里,沪江迅猛发展成拥有500多名员工、融资达千万级美金的张江高科技园区骨干企业之一。创业之初,偏居在居民小区里,生活与工作不分的“寒酸”景象已经一去不返。

传说中沪江早年的创业“图腾”——八把交椅,在一次次迁徙中,也已经失落。那是创业之初公司置备的几项财产之一。阿诺和他的团队,曾委身在这个狭小、独立,关键是完全自由的空间里,赶工、决策、分红……但和其他的互联创业成功者喜欢供奉起“创业难”时的“图腾”不同,它们在企业的逐步壮大中,被自然淘汰了。

阿诺这个现在在互联创业界名头颇为响亮的名字,七八年前在上海理工大学的校园里还是籍籍无名。他本名叫伏彩瑞,1998年从江苏省连云港市考进上理工的英语(金融与投资)专业,在班里是个成绩不上不下的学生。引起老师同学们注意的地方,是这个家伙会修电脑。

纯出于爱好,也没受过专业训练,自己学过一点编程,但比较擅长的是页制作。阿诺的“三脚猫”功夫在外文学院是个“异数”,学院就把英语学习BBS的建站任务交给了他。于今十多年过去,阿诺仍戏言自己“就是那批草根站长里的一员”。

从他大三到研究生毕业,整整五年时间,经营站都是免费的。校园里那些大二、大三英语没学好,但又要面临四、六级和各种证考试通关的学生,多出个找资料、讨论的地方。随着站越来越热门,原有的服务器难堪重负,到了阿诺把打零工所挣都贴进去也负担不起的地步。“直到那时,才有个念头迸出来:没有其它路,只能靠创业了。”

阿诺不是阿北(豆瓣创始人)那类技术出身的互联创业者,对于互联技术的实现能力难有完全的把控;他也不是俞敏洪(微博)(新东方创始人)那样的教育从业者,对于培训行业,当年他也几乎只有“零实战”经验。

“大学生创业”的语境

八个沪江创业元老,多数还都是兼职,就像很多创业故事里所描述的那样:在一个小区里找了间出租房,就“闭门造车”地搞出日后吸附了众多注意力、用户和财富的产品。但阿诺并不认同这样一个励志故事的“俗套”。它的散漫、偶然和前途未明,才更具有真实的气味,弥散在十年前大学生创业的环境中。

虽然为院系建设的站口碑甚佳,但到了阿诺临近研究生毕业,突萌心思想要走创业一途时,才恍然意识到自己置身一片荒漠。“没有老师觉得这是正路,也没有来自任何方面的帮助”,8万块钱的起步资金是跟同学借的,阿诺归于自己平时积攒的人品。

05年毕业就创业,公司正式注册成功却要等到次年9月。“那时在上海创业再便宜也要10万块钱注册资本,而且要求现金打到银行账上,验资之后才给你开户。我始终没能筹齐10万块,拖了一年才筹足。”

期间,他曾试图向银行贷款。“招行、工行、交行一家家跑下来,通通只给注册资金百万级别的企业贷款。太痛苦了!”甚至有业务经理看他一脸学生气,直接拿“行长不在”来搪塞他。那年头创业的尴尬,还曾发生在后来的互联巨头马云的身上,他被迫出走杭州,在IT圈内留下了“上海非乐土”的话柄。阿诺坦言,

模式不要紧只要主意真一个BBS草根站长的

“在开始创业的三年时间里,基本是懵懵懂懂的对于创业的尝试,要求不是非常高,心态也不是非常急。对于非科班出身的我们,挺不容易的。还好做着自己有兴趣的事,谈不上痛苦的坚持,算得上带着坚持的长期享受。”

十年过去,“大学生创业”却已成了铺天盖地的吁求。不仅在政府部门的行政干预下,为大学生创业设立了多条快速通道;更有互联业界的人士如李开复、柳传志,先后投入到创业企业孵化领域。但如果大学生对创业的追求只是对财富的追求,那就变味了。阿诺谈到:“在还没有充分掌握职业技能,对社会的看法都没有成型的时候,为了财富和社会声望去创业,是不值得鼓励的。”

没赶上这拨创业热潮,阿诺却有些庆幸,“这反过来赋予了我们一个优势,就是因为我们开始得比较早,因为我们错过了这点,所以反而没有依赖性。”创业初的三年,也成了这帮“非科班出身”的创业青年的技术磨合期。

从创业者到经营者

沪江这种线上教育类型的企业,起初在投资界并不受到多数人的看好。当时很多人投资线下教育,因为它的模式清晰、简单、可克隆。新东方的诞生是一个很偶然的传奇,既有创始人和创始团队能力的原因,也有时机的问题。但沪江是个典型的一出来看不到商业模式的企业,阿诺和其他创业成员的气质跟普通的CPI等目标差距较大,所以他们讲be getting real。

在创业的过程中,当他们发现需要用商业化的手段去实现理想的时候,他们就开始商业化;当他们发现要用商业帝国的手段来实现目标的时候,他们的发展就加速了。创业初的投资人是沪江的用户,这些投资人并不聒噪,阿诺理解:创业的过程就像广东人喝的汤一样,不是烧开了煮出来的,而要慢慢去煲。

企业的发展是需要眼光的,个人创业容易陷入的泥潭就是一个人作站长,而忽略了团队的力量。作坊,永远做不大。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把自己的东西分给别人的,利益分为既得利益和未来利益。阿诺坦言自己从来不看重既得利益,“我相信一句话叫‘舍得’,这是老祖宗传来下的一个词,你不舍给别人你怎么得到。这话听起来很有道理,做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。”

阿诺很早的时候就把自己的股份分给伙伴们,让他们成为他的左膀右臂。他也深知团队建设的重要性,永远不能只是一个人单干,而要带动团队的成长。一个好汉三个帮,一个篱笆三个桩。如果你是一根好篱笆,别人自然会愿意给你打桩。你这个人不错,企业的状态很好,跟你合作的企业希望你更好就会拔你,会把跟你有用的信息共享给你,这时你就从一个眼睛变成了两个眼睛,眼界也自然开阔。从2005年夏天毕业的时候,阿诺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团队,整个团队的核心成员到现在都还在,没有什么核心成员流失的现象。他笑道,“从团队来考虑,一个人工作是24小时,10个人不就240小时吗?如果这10个人跟你一样热爱这个事业,这时候合力就出来了。”

在受到离开上海的诱惑时,他和他的创业团队,“几乎是凭着青春的执拗,选择了留在上海。”正在那段时间里,阿诺想明白了将来的发展方向。在他看来,互联与传统企业的关系好比体育竞赛中的“主客场”,互联不断地变化着形态,但那才是真正的“主场”;传统企业将越来越变成互联的寄生单位,是所谓“客场”。

以前那种对“信息化”的认识,在阿诺眼里已然过时。这个自称的“草根老站长”甚至把互联在中国的发展,看成是虚拟社区不断变化形态的过程,“99年时我很迷BBS,包括后来的络论坛,再到人人、开心,现在的微博也莫不如是。”谈起现在身家过亿的沪江的发展趋势,阿诺利落的语调里突突往外冒的,似乎仍是十年前上冲浪的执迷……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